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菁英草原

静静的、清清的、绿绿的、一望无际的......

 
 
 

日志

 
 

吴保禾生平简历  

2011-12-21 18:51:29|  分类: 纪念碑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保禾,男,1953年生于上海。是上海市虹口区飞虹中学的1969届初中毕业生。1970年5月27日下乡分到黑龙江省永丰农场工业大队(即17连)。1972年调入新成立的永丰农场水利队,曾参加了数期引嫩工程的开发建设,1975年6月6月又随同部分永丰知青支援开发嫩江县的建边农场。1977年在建边农场走错路,脱离了大家,冻死在冰天雪地。享年24岁。

吴保禾的个头不高,身高仅一米六十左右,是个近视眼,戴着一副眼镜,身板还算结实,平时话儿很少,一脸敦厚相。

吴保禾是个积极要求上进的青年,早在水利队时就写了入团报告,他参与团支部开展的“一帮一、一对红”活动,认真听取团员大姐姐的指导和帮助。1973年6月吴保禾在引嫩工地被批准入团,能在此时“火线入团”的,都是凭着一身力气,在水利工地上出大力、流大汗、拼命干活的人。他是1974年度永丰农场引嫩工地65名劳动模范之一。

到了建边农场后,具体分配到哪个连队不详。或许是吴保禾个子矮小,或许因为他是团员,后来他被调到了建边农场的嫩江办事处,兼做小卖部的工作。建边农场的交通十分不便,一些来嫩江办事的知青时常会遇到搭不到车,回不了农场的尴尬事,吴保禾是个热心人,他会拿出自己的饭菜票招待别人吃饭,安排落实别人睡觉的地方。时间久了,个人的支出有漏洞就逐渐挪用了公款,后来漏洞越来越大问题就露馅了。为这事儿他被送到场部参加学习班。

盲流“小江”也是学习班成员,因为偷盗连队的食物被抓。他不受农场的约束,在原先的连队就逃跑过一次,学习班领导把看管小江的艰巨任务交给了吴保禾,出事那天,就在临收工时小江看准时机逃跑了,吴保禾立功心切奋力追赶,可吴保禾哪是小江的对手?!小江长年奔走在山上采山货,不但脚步快,而且道路熟。当追赶到已经看不见小江时,吴保禾再想回到原点已经不可能了。

当他知道自己身处绝境时,肯定有过一番挣扎。他着急地寻找正确的返途,但一次一次的努力都告失败;他也许发出过声嘶力竭的呼救声,但回应他的只有旷野上呼啸的风声。他的求生努力,耗尽了本来就储存不多的体力。夜色笼罩着茫茫旷野,也无情地吞噬了他年轻的生命。他不是为保护或抢救国家财产而英勇牺牲的壮士,他也不是在人们关爱同情的目光中溘然离世的病人,他只是因为走错了一步路,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等大家找到吴保禾的时候,吴保禾已经冻得僵硬了,整个躯体呈现匍伏状趴在地上,原先戴着的眼镜掉落在雪地上,身后的一棵树枝上还挂着一件衣服。

至于吴保禾的后事究竟如何处理,问了很多人,都说不知道。但没有人将他带回上海这一点是确认的,吴保禾永远留在了那片土地上。 

庄蔓菁整理

 

附件一:走 错 路(王蕴芬)

   他,是1972年2 月,永丰农场成立水利队时,由窑地转入我们连队的十六名男孩中的一个,是来自上海虹口区的六九届初中生。

   他和我有过短暂的接触。那是在水利队时,团支部开展“一帮一,一对红”活动,即由一名共青团员与一名打过入团报告的非团员青年,组成对子,由团员对该名要求入团的青年进行一些帮助和指导,直至该名青年加入到团组织。

   按支部决定,我就是和他结成了这样的对子。

   当时水利队干活劳动强度大,收工后,在吃完饭,搞好个人卫生后,就是抓紧休息,以让身体这台干活的机器第二天再高速运转,所以团内的活动开展得不够活跃。虽定下了“一对红”的活动形式,但处于一种似有若无的状态。只是在支部开过有关落实上级某文件精神会议后,或布置团员和对子进行某项专题的“谈心”活动时,再接触一下,因此与他也就谈过两三次话。

   他个子不高,身板还结实,话很少,一脸敦厚相。我觉得和他站在一起讲话时,自己就是一个大姐姐,他就是一个小兄弟。我按照布置的内容和他讲着时,他听得很专注,但眼睛却是看着地上,不时地轻轻点点头,有时就以“嗯、嗯”回应我的话。

   他是1973年6 月份在引嫩工地被批准入团的。那时叫“火线入团”,能在这时入团的,都是凭着一身力气,在工地上出大力、流大汗拼命干活的人。

   他是1974年度永丰农场引嫩工地六十五名劳动模范之一。

   1975年6月,他作为一名水利队成员,被“一刀切”调去了建边农场。因为我留在了南阳,原本和我就接触联系不多的他,从此便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了。

   直到1978年初,我从建边农场一位好友陆续的来信中,得到了他的一些情况,当得知他的最后结局时,我惊愕万分。

   他是在建边农场一次外出干活时,脱离了一起干活的群体。当时出于什么原因,驱使他迈出这一步已不得而知。有人猜测,他可能是因为饥饿难耐,想去寻找一些可以充饥的东西。而人在极度饥饿状态下,可能会意识迷乱、身不由己,所以他走错了路,迷失了方向。

   当他知道自己身处绝境时,肯定有过一番挣扎。他着急地寻找正确的返途,但一次一次的努力都告失败,跨出去的每一步都不能让他回到出发点。他也许发出过声嘶力竭的呼救声,但回应他的只有旷野上呼啸的风声。他的一次次的求生努力,耗尽了他本已储存不多的体力。夜色笼罩茫茫旷野,也无情地吞噬了他年轻的生命。

   他不是为保护或抢救国家财产而英勇牺牲的壮士,他也不是在人们关爱同情的目光中溘然离世的病人,他只是因为走错了一步路,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他年轻的生命犹如一阵轻风拂过,无声无息。就如他生前的沉默孤独一样,他离世后也很快被人忘却了,以至于去年永丰知青网站搞网上祭奠活动,统计已故知青名单时,一度把他的名字遣漏了。他的名字是:吴保禾。

   一年一度清明又到,愿这位苦命的战友在天之灵安息。

 

附件二:已故资料收集录(十二)吴保禾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