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菁英草原

静静的、清清的、绿绿的、一望无际的......

 
 
 

日志

 
 

施大光:影响我人生的一次求职经历(六)  

2015-06-29 11:57:52|  分类: 朋友储存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施大光

六、“我要为全局大中专毕业生杀条血路”(上)
    万般期待中,姗姗来迟的录取通知书终于在 3月28日被送到了我家。
    我颤抖着双手,双眼不由得湿润起来。我知道,我该行动了。我向原单位争取我权益的最后斗争开始了。
  录取通知书告诉我:必须在 4月 1日下午 4点前持录取通知书和本人档案到区财税局报到。离报到的日子只有 4天多一点了。我必须抓紧时间,必须在规定时间前,拿到我的人事档案,到区财税局报到!刻不容缓,对我来说,4天多一点的时间实在太紧张了。根据以前我厂一个也是西双版纳回来的知青报考区工商局的教训,超过了报到时间,即使再特殊的情况,接收单位也因报到时间截止而作废。我再也不能犯同样的错误了。
  先礼后兵。这是我失业三个月制定的策略。我还懂得,裤子从下面穿起。事情必须从基层做起,但在中国,好象越底层的事情越难办。最后的斗争我还得“有理有利有节”。我一定要按照法律赋予我的权力维护我的合法权益。于是,我一拿到录取通知书,马上到原厂,向厂里交涉。果然不出我所料,厂长书记搬出了红头文件,要收我的培训费。我知道跟这些底层的人是没多少道理可讲的。我先向他们打招呼,纯粹是一种策略。他们倒象真的,拿腔拿调起来。关键是局里,局里发的那个红头文件。我反复打听,终于找到了局政工科长的家。老实说,我对到领导家里求情打招呼是极为反感的。但既然先礼后兵,先做矮子再做高个也是值得的。
  进得科长家,我开门见山:“科长,我知道局里最近发了个文件,要对报考外系统的大中专毕业生收取培训费。我是在这个文件出来的三个多月前报考的财税局,从法律的追溯角度看,这个文件对我应该不具有作用。希望你能考虑这点,把我的档案资料及时移交财税局。”
  科长:“不行啊。这个文件是在你被录取前发出的,因此对你有约束力。这是党组和行政两套班子集体研究讨论后作出的决定,我没有权力改变它的。”
  我极力争取:“科长,你不是曾经说过,叫我录取后别忘了娘家人,臂膊朝里弯。现在我被录取了,怎么说变就变了呢?”
  这位可敬的科长在自己的家里可能什么都做得出来:“我什么时候说过的?你不要瞎说噢。你乱说要负法律责任的!”
  亏他还敢说法律责任!这位科长无耻地抵赖自己说过的话,我气得说不出话来。但毕竟我经过了三个月失业的“面壁反思”,已经对这种出尔反尔的手法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不要说一个科长的个人行为,你一个政府主管部门都会用出红头文件的办法翻脸不认帐,我为这些基层干部的低劣工作方法和作风汗颜。我说:“科长,你这样说就太‘推板’了。你还不如说,当初你确实说过的,现在情况变了,你个人也没办法,倒可能取得我的理解的。因为你说这些话的时候,你可别忘了还有一位企业管理科的科长在旁边呢。不过,争辩这些也没意义。我想知道的是,局里能不能放我走?”
  “你也看过文件了。可以放你走,只要你交了培训费。”
我争辩道:“在我报考财税局时,我曾经向每个局党组成员都汇报过的。当时,包括你都表示了对我的理解,有的还支持我的举动。那时,并没有任何一个领导对我提过收取培训费的问题。我是个信守诺言的人。如果当时就提出要收取培训费,我同意了的,我即使卖家卖当也会交的。问题是,在我被录取前夕出什么文件收取培训费来限制我,这种做法不是太不合情理,不讲道理了吗?”
  科长有点火了:“你要讲道理你去讲吧。我可是按照文件精神办的。”
  我对这种不讲道理的态度也激动起来:“文件?你可知道这文件有道理吗?向全局大中专毕业生收取培训费?这是卖身契!这是非法文件!”
  科长发火了:“你姓施的好大的本事!竟敢称一级政府部门制定的红头文件说成非法的。你......你......”我看他差一点说出“你给我滚出去”来了。
  我更加愤怒:“我,我怎么了?我问你:这卖身契上的定价依据是什么?经过物价部门批准了吗?交税吗?你们个别人滥用手中的权力,压制正义群众的呼声。任意盘剥工人的血汗,你们还象共产党员吗?”
  科长可能想不到平时象绵羊似的我会这样对他讲话,气得嘴唇发颤:“我倒要看看姓施的你有多大的能耐......”
  我继续说:“老实告诉你,你爽快地放我走,大家落得开开心心,你硬要拿什么文件压我。我要把这个文件作废!”我实在忍耐不住,喊出我憋在心里很久的话,“我要为全局大中专毕业生杀出一条血路来!”
  科长气急败坏地说:“好,好,你狠,你本事大。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作废一级政府部门作出的红头文件的。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样杀血路的!”
  我颇为庄严地一字一顿地向他宣告:“你、等、着!”然后,我摔门而出。
  裤子从下面穿起,我已经与厂里、政工科里作过交涉。接下去,我该向局长打交道了,我连着找局长。终于在一个晚上,局长被我堵在了办公室里。这位正局长是个年轻气盛的少壮派,是一个职大本科毕业生,口才不错,理论一大套,作起报告来头头是道。许多问题在他手里大多会迎刃而解。事先我设想了一套与他论争的方案。我找到时,他正与分管副区长可能是在谈论工作。
  “局长,我有事向你汇报。”我站在门口向他报告。
  局长很不喜欢有人在他与区长谈话时打断他:“你的事情我知道了。你不要急,我慢慢找你谈谈。”
  我找了好几遍才找到他,怎么会轻易被他一句话就把我打发走了呢。何况我的报到截止时间越来越近了。我怎么等得起呢。我想起了那位被录取但超过了报到截止日的知青朋友的教训,他的被录取甚至是经过区委书记同意的,但就因为耽误了时间被无情地抛弃了,为报考所作的努力前功尽弃。现在局长又要用这种拖延战术迷惑我。这个老狐狸,我才不上他的当呢。于是,我当着区长的面向他说道:“局长,你很忙,我不该打扰你,但有两句话我不得不要说。第一句:我已经被逼到了绝路上,我已经无路可走。第二句: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不要逼我做出绝事来!”我在局机关工作时,是个埋头苦干的人,绝对不会斤斤计较。他局长绝对想不到我会在他的顶头上司面前说出这么令他难堪的话来。我说完这些话,转身就走,丢下了还在目瞪口呆的局长和区长。此时,我真有种“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痛快感。此时,我已经作好了不被录取的准备。我知道,起码这位分管区长也会把我看作是动乱分子的。虽然我知道这位副区长是我表哥的同学(他不会知道这层关系的),但我也绝对不会托我表哥去求情的。
    厂里科里局里都已经去过了。该轮到区里了。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